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资讯 > 正文

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 壯觀非凡─專訪建築師法蘭克.歐.蓋瑞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1-01-13

我曾有過一個奇特的想法,就是作出一種在尚未發現它是建築的一種建築。─法蘭克.歐.蓋瑞建築師法蘭克.歐.蓋瑞(Frank O.Gehry)1929年出生於加拿大多倫多,1951年畢業於南加州大學建築系,1957年在哈佛獲都市規畫碩士學位。之後在洛杉磯和巴黎不同建築工作室工作了19年,直到1962年於加州聖塔莫尼卡成立自己的工作室。蓋瑞自宅模型 展露鋒芒有些建築師喜歡「純」的設計,另有一些喜歡與世界接觸,他們能在混亂中找到協調。而蓋瑞不但屬於這個等級而是幾乎是這等級的定義。-Scott Gutterman全球最早對蓋瑞專業的肯定,是在於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菲立普.強生在紐約當代美術館(MoMA)策展的「解構建築」展中,他提出的自宅模型。但他形容自己是「受到非常傳統的建築教育」,卻在社交圈,認識創造20世紀美國藝術人士,和藝術家的關係及跨界的好奇,很可能都是因他認知到:一種遠離任何傳統的建築,使用廉價材料且對未完工及壯觀和具啟發性的外表非常滿意,但卻又保持冷靜的思想。對我們第一眼而言,蓋瑞略嫌瘦小且動作遲緩,甚至遲鈍的手,缺乏一個美學家應有的節奏和手勢。但其鏡片後,我們卻能察覺到一雙銳利的眼神,因散發著決心和獨斷,且說話不繞圈子,我們都覺得蓋瑞是個天才。感覺雖奇怪,但我們覺得好像是和一位世紀末的工匠在暢談。問:如何定義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計畫?答:喔,壯觀。●文化城市投資建設全世界藝術家都感興奮問:在你的歷程中,可察覺到你的作品一直不斷地在改變。我們不可否認的是作品都屬完全個人化且含有高度創意。在洛杉磯迪斯尼音樂廳設計後,我們可認定你將那個無效計畫的能量,都轉移到畢爾包古根漢了嗎?因贊助單位給你非常大的自由度,是嗎?答:我出生於1929年,一切所看到的、學到的、吸收的、感受到的都促成我構想出此美術館,我想此美術館應是我一生的結晶。整個過程是在我抵達此城市後,了解整個計畫時誕生的;我研究了這裡的人們、城市和環境,甚至民主,甚至科技,因為科技使你能做一些別的方法無法製造的東西,比如說超高層大樓。這個美術館是我本人挑選的位置。一個20世紀的美術館:它的意義與義務,就是使藝術家能在這裡找到一個新的空間。在一個有文化修養的城市投資那麼多的努力來建設一個美術館,使所有藝術家都感到興奮。其實話說回來,蓋這個美術館就是對全球藝術家的一種歡迎,畢爾包古根漢是為他們而建的。問:古根漢基金會對這城市的意義為何?答:當基金會要求我作設計之時,他們要求我,這必須是個大家都很想去的地方,因為大家都說:「沒有人會去畢爾包只為了看藝術品」。一切都必須激勵大家想來這裡,因為這裡有「美酒、美食、優美的河口、優美的風景、藝術、有意思的建築物和善良的人們等等一切。」●不讓美術館過度美麗運用動感產生情感問:但你認為這是你的代表作之時,已有一個精準的概念嗎?答:這很難回答。的確,我進化了一種建築語言。比如說,一開始就使用金屬。我使用金屬來製造屋頂和相同材質的牆,結果就是單一材質的3D建築物,所以我必須依靠金屬,也就是設計都是由金屬的研究開始。那時我想找一種方式,能在現代都市重新定位19世紀的裝飾,因當時有一些優美的細節,但今天的城市與當時的城市並不協調。現在我們被瓦解且分散在各處,且當今對好壞並無像以前一樣的共識,沒共識是因民主主義,而我們並不想放棄民主,所以須學習一種能在世界行得通的語言,我正尋找一種能使建築物能獲得應有的熱情和情感,所以正在研究如何能夠獲得一種方式,我使用的就是動感。這個字彙近年來一直在進化。而畢爾包,有一條河、一座橋和一座19世紀的城市、優美的丘陵及一位擁有能夠容納大型作品的大型美術館計畫的客戶、一座可欣賞表演的畫廊且同時有東西掛在牆上。這些因素使我對空間深思,經過了很久才構成這個設計,使一部分面對城市而另一部分面對河流。我非常擔心新設計會使河流失去硬度,那是一種大家都喜歡的美麗工業硬度。我非常喜歡,所以不希望使美術館看起來太過度的美麗。所以我以這個目的建築了一棟大樓,同時也和橋樑搏鬥。美術館的體積,閉起雙眼來回憶後,會變成一倍大,這是我們這個年代(編者註:1990年代)最好的大樓。


安心保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