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看越剧《连升三级》有感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06-24

荒唐续荒唐——看越剧《连升三级》有感

好不容易从戏剧市场搞来这套碟,宝贝的不得了。性喜老戏,但看的大多是导演编剧制度的戏,没怎么接触过以演员为中心的戏,这个《连升三级》是民间越剧,刚好填补了空白,让我开了眼界。舞台布景简陋得很,地方狭小,大约因为民间戏台本来就这么大,只有现在舞台的一半。行当齐全,生旦净末丑各个出彩,最难得的是每个行当都有大段的旁白和唱腔。自从连台本戏成为戏曲主流,为了突出情节冲突,类似丫鬟小厮的角色,都成了摆设,出来露个脸,走几下台步,没有唱腔,实在可惜。

小时候就看过动画片《连升三级》,具体没印象了,只记得那个白丁长得很萌,天天走狗屎运,特别荒诞,一个大草包,最后做到一品大员。事情发生在崇祯朝,倒也不稀奇,要不怎么是大明国最后一朝。高甲戏《连升三级》特别有名,是这个剧种风靡全国的标志性作品,类似《十五贯》在昆曲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说到高甲戏,不得不提梨园戏,除了理论上知道梨园戏更为古老以外,其他如四功五法等等,都看不出区别。实际上,高甲戏来源于梨园戏,在清末开始流行,并逐步取代其地位。当然,这种传承的方式,势必失去了一些东西,又加入了一些东西。高甲戏《连升三级》是编剧王冬青根据布袋戏改编,写到这里不得不赞叹华夏剧种繁多,每个地方都有地方戏,上次王玮提到华阴老腔,我想大多数人根本没听到。布袋戏就是提线木偶戏,是福建泉州的传统剧目,在迎神庙会场合中演出。福建这个地方非常传统,保留了很多古典艺术,很难想象,在古时被称为闽蛮之地,竟是最晚受到近代文化冲击的地方。如今恰逢春节,若有幸能去福建地区看看那里古老的宗祀节庆,对礼乐文化也许会有更深刻的了解。《连升三级》讲的是明末崇祯初年,无赖贾福古受相士赖仁怂恿,入京赴考,冲撞九千岁魏忠贤,魏觉着新鲜,认为是魏党可用之才,送入考场,考官误以贾乃魏至亲,点为新科状元。琼林宴上,两考官为掩饰失职,频频圆场,贾又被崇祯看作贤才,封为翰林院编修。魏忠贤做寿,贾福古求才女甄似雪代撰对联,甄借此揭魏篡位阴谋,贾竟持之献魏,适崇祯下诏抄杀魏党,丞相力赞贾撰联揭奸,崇祯赐贾连升三级,并诏以甄女配贾为妻,原戏到此结束。越剧又补了一段,甄似雪要求在金殿与贾福古会文,当场揭穿昏君、庸臣、无赖、骗子的丑恶嘴脸,愤然离去。个人以为,言未尽则为佳,如此直白抨击时弊,有狗尾续貂之嫌。到连升三级止,看官哗然,已达荒诞之效。

大约是贴合现实之故,高甲戏《连升三级》火了一阵子。我在网上搜到有秦腔、豫剧、京剧版本的,但都不及高甲戏出彩。这出越剧七场折子,以小丑应工,本不符合越剧才子佳人的传统,印象中除了《双狮宝图》和《绣球缘》,基本没看过文丑的戏。然而,看完这出传统越剧之后,惊喜漫出于言表,乃为上好佳作,本子好,舞台妙,更得益于众人恰到好处的表演。演贾福古的叫赵金麟,因为没有字幕,我听的有些吃力,在戏里似乎叫贾博古而非福古,个人认为“博古”更具讽刺之妙。赵金麟长得太过讨巧,使我从始至终对这位贾大人讨厌不起来,况其人虽是草包,并非奸恶之徒,不过无知而已。查阅资料后方知赵老乃38年生人,在金龙科班初学小生,后改小丑,一贯勤学苦练,刻苦钻研,后进杭州市越剧团,不光会演,还会导,后帮助尹桂芳创芳华越剧团。我对官方解说一向半信半疑,待看完全本,深感确是位不可多得的好演员。可惜她在90年代初定居香港,好在这么多年孜孜不倦,为越剧在香港的发展倾注了全部心力。赵老借表情和身段刻画贾福古,尤其那双眼睛,滴溜溜地转,顾盼神飞,让人一目了然,此小丑呆憨却不痴傻。其中揭示了不少为官之道——见了皇帝要下跪,见了上官要逢迎,见了中官咪咪笑,见了下官把头抬,见了百姓扬虎威,活脱脱志得意满的小人形象。贾福古虽大字不识,但他能混得开,与不计较,看人下菜的天性有关。我未入仕途,不知如何为官,但知骑虎难下,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的古之明训,有些时候,糊涂点,傻一些,是一种福气。惜我天生傲骨,书生意气,遇不平事仍愤慨难安,也是我十年戎马心孤单的真实写照。这出戏大约录制于80年代初,赵老演出了官场的无奈,并非有意为之,今天看来,仍具有现实意义。贾状元的升迁之路,看似偶然,却又必然,自古官道如此。如今老虎打了一只又一只,但官民冲突的矛盾点并未改变,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时之举罢了。官场上类似贾福古的人不会少,些许识了几个字,真正为民请命,品德高尚,不敛财,不扬名的官儿,恐怕早就沦为特立独行,生不逢时之官场另类。

其他的配角托戏不抢戏,更让我唏嘘的是听到了越剧老腔。心目中的老腔就该是这个味道,方言韵味浓郁,特别挂味,土得接地气,而不是现在这种像越歌的戏曲形式。甄父是个老秀才,像范正那样的人物,本该他中状元,可惜他没有送钱,没有傍靠大官,白白失去了位列朝班的机会,崇祯朝也少了位栋梁之才。不过也好,只怕他中了状元,落得跟范正一般颠疯。饰演的演员叫吴月楼,乍看到惊诧,以为是京剧武生吴月楼,后知不是,但她演得好,把一个怕死,迂腐却不失正直的书生悬之台上,这才是真正的技艺双绝。其余的行当划分精准,丞相是老生,皇帝是小生,两个考官是文丑,小厮丫鬟是丑和贴旦,魏忠贤是净,全是女性饰演,丝毫没有违和感。喜欢越剧,出自对女小生、女老生魅力的折服,自从袁雪芬听了周总理的建议,尝试越剧男女合演,不知流失了多少喜爱老戏的观众,不好说,仁者见之谓之仁,智者见之谓之智吧。

这出越剧《连升三级》,值得推荐,一面可以充分领略老戏的味道,一面感叹青黄不接,再无优秀的小丑传人。顺便说一句,这出戏的演员都生于三、四十年代,因跟流派宗师们算是同一时期人,流派特点不强,皆是根据人物情绪设计唱腔,每段唱都带有明显的特色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