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男主角是元致即墨女主角是李未然的小说阅读-邪王宠妻无度小说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1-04-07

邪王宠妻无度第二十四章 我是女官

听完了这话李未然顿时倒在了台上,但她还是勉强站了起来,给皇帝陛下福了福身:“奴婢多谢陛下恩典!”

犹如一个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,她慢慢地走到了台下。

于诗诗生怕她出什么事情,急忙使劲地晃着她,然后说:“你千万不能因为这件事情一蹶不振,嫔妃如何,女官又如何?只要你能留在宫里,那么以后便有机会,何况我相信你的家族让你到宫里来,一定是为了可以让他们能够得到一些支撑,在宫里面至少还有个人为他们说话!”

这些话说的虽然特别的有道理,但是李未然仍然一丝都听不进去。

她进到这个冰冷的皇宫里,要做的是嫔妃,而并非是女官,可是如今倒好,就连皇宫都出不去了,恐怕一生都要被困在这个牢笼里。

本来她应该特别记恨张天娇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!如今她却一点都恨不起来了,因为他觉得她的生活已经坍塌了。

在迷迷糊糊之中,大选结束了。

于诗诗顺利当上了才人,而海兰珠也是贵人,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张天骄直接升为的嫔位,掌管的一宫的主位,或许这与她的姑姑兰昭仪有着莫大的关系!

“姐姐,真的衷心祝福你,不对,我们俩以后再也不能姐妹相称了,因为如今你已经是正经的主子,而我却只是一个奴婢!”

尽管自己心里特别的难受,但是毕竟还是为于诗诗感到高兴。

听了这话,于诗诗一把将她抱紧。

然后大声的说道:“你这样子说不是伤了姐姐的心吗?咱们俩曾经历发誓,不管将来怎么样,哪怕是做了皇后,做了妃嫔,咱们俩依旧都是好姐妹,可是如今因为这件事情,你居然要和我生分了!你真是让姐姐我的心好寒啊!”

说完便坐在床上哭泣起来。

李未然也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绝情了,毕竟于诗诗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什么,哪怕如今她已经是于才人,居住在淑芳斋里。

于是便慢慢走向了于诗诗,然后急忙握着她的手,抱歉地说:“姐姐不要生气之前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因为我的落选,就把所有的气都发到你的身上,我知道你和我是真正的姐妹情谊,是我一时走了眼,希望你不要放在心里面!”

听了她的话,于诗诗停止了哭泣,但是仍然憋着一股气。

站起来朝着她说:“可是你落选了姐姐的心里如何不难受?难道就只有你一个人心里不自在?我知道是那个张天娇做了手脚,所以才会让你在跳舞的时候摔倒了,本来你想的做一件嫔妃,能够为家里人争气,可是现在倒好,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官,你的心里不服气,姐姐知道你的自尊心强,可是凡事都要慢慢的来!”

看到李未然稍微冷静下来。

于是于诗诗便继续说:“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要一点一点的来,不要看姐姐我现在是个才人,不过是宫里位分最低的,其实跟那些高等的奴婢没有什么两样,你虽然只是个女官,但是至少你可以在这皇宫里面来回自由地走动,不受任何的约束,这不也是你之前想要的!”

这些话犹如雷击一般,醍醐灌耳,本来还浑浑沌沌的李未然顿时清醒了。

于诗诗说得对,自己绝对不能够这样沉落下去,哪怕自己只是一个女官,要知道这女官在宫里面那也是可以有一番地位的。

女官里面位置最高的便是尚宫,要知道做到尚宫的话,那就犹如副宰相!

“姐姐你说的对,之前都是我的错,我不能因为这一点小小的打击,这样一蹶不振,既然那些坏人想看我的热闹,我偏偏要坚强起来,让他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李蔚然,我要告诉他们,我就是一个打不倒的小强!”

本来犹如行尸走肉的李未然顿时有了力气,咬紧牙关说道。

看到这个丫头来了精神,于诗诗顿时放心了许多。

“未然,你放心好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姐姐我都和你一起扛!不管咱们的对手是昭仪还是妃嫔,亦或者是皇后,咱俩都一定要坚强的走下去,让那些想着陷害咱们的人,彻底打到地狱里去!”

想不到本来十分柔弱的于诗诗,此时眼神也是格外的坚定。

坐在她身旁的李未然使劲的点了点头,然后又朝着她问道:“姐姐,你马上就要搬到淑芳斋了,而我就要到公正司,恐怕以后见面的机会都不多了,我真的害怕我离不开你,会好想你!”

说完还将脑袋插在了于诗诗的怀里。

看到这个喜欢撒娇的丫头,于诗诗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,然后十分和蔼地说:“不管以后咱们两个在哪里?至少心都在一起,就算是我搬到书房斋又怎么样?你可以随时都去找我,只不过你到了那个公正司里面,凡事都要小心!千万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茫茫撞撞,之前有我在你身边还可以稍作提醒,可是当我离开之后,我真怕你每天都会做错事,惹得你的顶头上司不高兴!”

看到自己的姐妹还是这么关心自己,李未然感觉她的心里暖暖的,至少在这个冰冷的皇宫里,她的心还有一个慰藉的地方!

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两个宫女走了进来,朝着她们两个人微微福了福身:“于才人,女史大人,奴婢二人是上头分过来侍候才人的!如今天已经不早了,还请于才人准备一下,咱们要搬到淑芳斋里面了。”

虽然在李未然面前十分的亲切,但是毕竟在奴婢们的面前还是要保证一丝的尊严。

于诗诗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你们先下去吧!”

那两个宫女领命之后,便走了出去。

“未然,我马上就要走了,我想明天也需要到公正司去任职了,此番分别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?不过你千万记住,如果你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定要到淑芳斋去找我,虽然我现在的位份很低,但是至少有些事情我还是可以帮到你的,我知道你自己是特别的倔强,喜欢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,但是也不要忘了有我这个朋友在!”

一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,于诗诗眼睛里闪烁着泪光。

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哭,不然的话,两个人会更加的不舍,李未然笑着点点头:“姐姐真是太小瞧我了,我哪里有那么笨拙,我也是有自己的小聪明的,姐姐到时候还要讨好皇上,所以就不用顾着我这边了,我相信总有一天,姐姐肯定会像兰昭仪一样风光,到时候可别忘了提携妹妹一下。”

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,这丫头嘴巴里还是不饶人,不过也好至少证明他心里的郁闷都放下了,自己这才能安心到漱芳斋去。

这时候丫头也已经收拾完东西走进来。

“于才人,咱们可以启程了,车子在外面等着你呢!”

于诗诗只好点了点头,然后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李未然,毕竟两个人从选秀的时候便在一辆马车上,一直到皇宫里面还生活在一个房间里,都已经过了这么久,早就产生特别深的感情了。

生怕她的好姐妹心里会难过,李未然急忙强装坚强的说:“干嘛非得弄得这样生离死别的,咱们两个都在皇宫里面,想见面的话很容易,姐姐快些去吧,千万不要误了时辰!”

听了她的话,于诗诗才安心地走了出去。

看着空荡的房间,如今只剩下自己,以后恐怕连和她说话的人都没有了,再想到明天就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任职,也不知道以后的路会如何?李未然的心里顿时感到有些落寞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李未然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人,那便是之前她在御河边见到的白衣男子,或许此时此刻,自己还可以向他吐露心声。

于是便急忙起身朝的御河跑去。

可是御河边上却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,河水因为在夜里变得特别的寒冷,雾气慢慢的降临,虽然这里的意境,有些像那天晚上的,可是却已经物是人非,有的只是他自己一个人,默默地躺在草地里,只是一阵寒气上升,其他的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母亲,祖母,未然对不起你们,本来说好的要做皇宫里的宠妃,可是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女官,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?如果你们知道了肯定会特别心疼吧!

想到之前家族里的人对自己的期望,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信回去。

静静地躺在草地上一言不发,只听到周围蛐蛐的叫声,月光如水,慢慢地洒在她的身上,将她映衬得格外美丽,只不过憔悴的脸上,却依稀带着几分难过。

在大树上一直有一个人都在观望她,看着她的喜怒哀乐,看着她的忧伤。

她不想下去安慰她,也不想多说话,他只想和她一起在这里静静的躺着,只不过一个人在草地上,一个人在树梢上。

这个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太子元致。

当他听说这个女人没有被选上宠妃的时候,他心里有一些的高兴,却又有一些的失落,因为他已经想象到她脸上难过的表情,他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左右他的情绪了!

看到眼前的景象,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,似乎他的记忆里除了乳母就没有其他人了,因为母妃每天都在巴结着当今的陛下,哪里有时间陪他玩耍,所以他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来到这个小河边。


电机保护器 https://suoweida.cn.china.cn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